光大证券网上开户

《春意闹》正文 第66章 看不透
    晋王也不赞同的看了一眼五郎

    “那弟弟暂时也想不出了”五郎尴尬

    “老六你呢?”二郎问

    “弟弟能有什么心思,一向听爹爹和二哥哥的,这回也是一样的”赵拓很光棍

    “啧,真是……”二郎摇头,但是显然满意

    “罢了,你们兄弟合计合计,还有时间,不着急”晋王道:“到时候,东宫摆宴,我是不去了,你们去就是了”

    东宫摆宴,纵然君臣有别,可晋王是太子亲皇叔巴巴的去东宫贺寿就过了

    “是,爹爹只管歇着自有我们”二郎笑道

    “二郎留下用膳吧,你们两个回去吧好生上进”晋王道

    五郎六郎应了是,齐齐退出去

    走远了,五郎道:“便只有二哥哥是亲生,你我怕是捡来的”

    赵拓失笑:“怎么五哥还没习惯?二哥哥是嫡出,是以后要继承爵位的人你我庶出又不算什么有本事的有口饭吃就行了讲究那许多,不是难受?”

    “六弟年纪轻轻,就甘心?”五郎站定看着赵拓

    “这话说的,爹爹慈爱,哥哥也没欺负我什么甘心不甘心的,生在王府,我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纵然生母早逝,但是她也是因生产去了,又不是受辱怎么就不甘心了?如今是爹爹,以后是二哥哥,我自然是愿意听话的”

    赵拓心说这个五哥就是个木头

    没见么,送出来的小厮还没走呢……

    五郎也是一时激动,这会子反应过来,脸都红了尬笑道:“六弟说的是,回吧”

    赵拓也笑:“回吧”

    等回了清景园里,元津笑呵呵的:“方才那小厮可是跟二郎君的,这些个话,王爷未必听得到,二郎君可肯定听得到”

    那小厮虽然是前院伺候王爷的,可实则是二郎君收买的人呢

    这一点,元津知道,赵拓自然也是知道的

    “管他呢,也不与我相干”赵拓笑的轻松:“走吧,咱们去大娘子那用膳去”

    庄皎皎料定他会来,一早叫人预备了

    果然来了,也没问王爷叫他去什么事

    倒是赵拓自己说了

    结尾还道:“我是府中老小,这等事,自然不该我管的”

    庄皎皎都要笑死,偏还要一本正经:“郎君说的是”

    夫妻两个相视,然后迅速转头,不能看,再看都得笑出来

    跟前伺候的人都要笑出来了

    这可太可乐了啊

    第二天一早,米娘子就来了

    “这是什么事?怎么来的这么早?”庄皎皎还在梳头呢

    一般来说早上婆子管事来回话都是有个时辰的,这米娘子明显早了半个时辰

    “这……奴是有些话,想单独禀报的”米娘子道

    “行,你说”庄皎皎一笑

    “是,奴瞧着后头秋水阁里云姑娘这些时候是不太对……像是……像是有了”米娘子道

    庄皎皎还没如何,指月一惊,就把她头发拽了

    “哎哟……”

    指月忙跪下:“大娘子……奴……”

    “起来起来,梳头还走神”庄皎皎皱眉

    指月忙起来:“是奴失手了”

    “你继续夜里不好好睡觉又干什么了?”庄皎皎无语的道

    “没……”指月尴尬,不过当着米娘子也不好继续说,就继续梳头

    “大娘子您看这事……”米娘子就跟没看见指月失态一样

    “真有了?”庄皎皎问

    “依着奴的经验看,**不离十了”米娘子笃定

    “嗯,那这样,一会先回事,等回完了,叫云姑娘过来米娘子到时候也听一听”庄皎皎道

    米娘子一愣,忙应了是

    她本意是想投诚,要是大娘子不想叫这个孩子生的话……

    不过瞧大娘子这意思,却不是?

    不管怎么样,她先来说,定然也是叫大娘子知道她的心

    接下来,庄皎皎先用膳,米娘子要伺候,她也没拒绝

    就这么用了,又等其他婆子来回话

    也没太多要紧事,不过半个时辰就解释了

    云姑娘已经过来了,心里忐忑的候着呢

    她也觉得自己是有了,只是一时也不敢确定心里忐忑的厉害

    说实话她们这两个进府就是为生孩子来了

    若是大娘子不许……

    终于等到见,庄皎皎见她脸色难看就笑了:“当初如何对温姑娘,如今倒是没脾气了,坐”

    “多谢大娘子”云姑娘小心翼翼

    “不确定是不是有了?我叫了外头郎中,只说问几味药材,不是要紧事给你看看”庄皎皎道:“一切都要确定了再说”

    “是”云姑娘继续忐忑

    不多时郎中到了,请安把脉,确定云姑娘真是有了月余了

    “好,此番胎像还不算稳,希望先生回去不要说,府中子嗣艰难,我丝毫不想有闪失”庄皎皎道

    自然也是厚赏了郎中的

    能请进王府的郎中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自然应答:“大娘子只管放心,今日就是进府来给您看了看配的药茶没有旁的事”

    “极好”庄皎皎笑着叫人送郎中出去

    “既然是有孕了,就要好好养你信得过李氏嘛?”庄皎皎问

    云姑娘愣怔,想着李氏就是李姑娘:“奴如今是信得过的”

    “如今?也罢,既然信,就还一起住,互相照应米娘子”庄皎皎叫了一声

    “哎,奴在”米娘子上前一步

    “云氏的胎,你好好给我看着这一回,若是再有闪失,我这里多一个少一个管事妈妈也是不要紧的给我死死看住现下不必声张,晚上我跟郎君说,叫她去看你其余人暂且不必叫知道你养着,不足三个月,就不要出清景园,你意下如何?”庄皎皎问

    云姑娘当然愿意啊

    喜极而泣的道:“奴多谢大娘子保全”

    “你既然知道自己如何来府里的,也该知道你怀孕意味着什么我是会想尽办法,保住你的孩子如今保住,以后也保住所以,你凡事不要自作主张不好时常来见我,就叫米娘子传话”庄皎皎深深的看着她

    云姑娘醍醐灌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