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证券网上开户

《青云之志》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仅是私自卖煤吗?
    忙活了一天一夜,结果又是乌龙一场,原来这家是在“淘金”,而非猜测的提取那种物质

    虽然雷捷等人没能进入那处院落,也没与“老板”零距离接触,不过却也无意中听到了一个人发牢骚,牢骚的内容与罗程掌握的一致

    连夜返回金峻岭后,大家也分析了“是否造假以掩人耳目”,分析的结果是“应该不是”首先,当晚的行动非常隐秘,除了直接参与者外,没告诉任何人;其次,除了罗、雷二人外,其他参与者也不知道究竟要查什么;第三,这次行动用车不但全是艾河区车牌,而且是四辆车两两调换,应该不会引起注意;第四,退一万步讲,即使对方得到风声,但绝对不会掐着时间表演,罗程自信夜探不会被发现

    综合种种因素,这家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了,而且也不便再次夜探,毕竟三个摄像头和老板都临时休眠过,势必会引起一些警觉的

    劳师动众一番,到头来却是“猴子捞月”,罗程也不禁有些难为情,雷捷可是被自己裹挟去的于是大家都没提接下来怎么做,而是各自回了单位

    睡了一大觉醒来,罗程还是难以释怀,于是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思考起来

    奶奶的,我还就不信了

    罗程猛的睁开眼,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悄悄弄几样块煤来,优乌金矿业的要……”

    低声吩咐一番,罗程挂掉了电话

    转过天来,赵队长交给了罗程一个袋子,袋子里面又分了好几个小袋每个小袋里放了两块煤,小袋外分别标着矿口名称与编号

    再次与赵队长认真确认后,罗程让对方离去了

    对照着原有编号,罗程分别把煤块装入新的小袋并封口,然后做了新的号码编排与标记

    接下来,罗程拨出了电话:“来我办公室”

    电话刚摞下不久,孙兴力就来了

    “局长,什么事?”

    罗程指着桌上小袋,说:“好好看一下编号,然后拿到市里做成分化验,要分别在两家机构做”

    孙兴力认真检查之后,又简单询问了要点,随后用大袋装上所有小袋,拎着大袋出了屋子

    三天过去,到了出化验结果的日子,尽管孙兴力最早下午回来,但罗程还是一早便惦记上了

    对于即将出来的化验结果,罗程充满了期待,期待会是自己推测的那样如果真是那样的结果,案子下步就将进入新的阶段,很可能会有很大的突破,甚至打开破案缺口越是期待,反而时间过的越慢,半天不亚如三四天那么漫长

    上午快下班时,雷捷打来电话,说是正在返回区城的路上,下午两点多到罗程办公室

    由于惦记着事,罗程午休也没睡好,刚两点便坐到了办公桌后

    时间不长,雷捷到了

    拧开矿泉水,“咕咚咚”灌了多半瓶,雷捷还在叨咕着:“渴死了,渴死了”

    尽管心里着急,但也不便紧催,待到雷捷落座后,罗程才问:“快说说,是不有进展了?”

    雷捷点点头:“算是有进展吧虽然上次在艾河区没查到什么,不过也算是暂时排除了‘孝道’敬老院的疑点,只是那个优乌金矿业仍然有可疑之处,于是我们做了进一步排查结果发现,优乌金矿业共有四个矿口,其中三个矿口出销都走了公司帐目,但四号矿口却没有走大帐我们自是没见到帐目,这些都是小道得来的消息”

    “另外,四号矿口的煤只销给两家,就是‘孝道’敬老院和另一家,这个也是来自小道消息随即我们派人盯梢,发现果然是这样,而且这个矿口都是半夜出煤,负责出煤的是王铂龙堂弟综合这些信息来看,王铂龙应该是私自售煤中饱私囊”

    罗程“哦”了一声:“怪不得呢,这也符合王铂龙的行事特点”

    “这么看来,王铂龙的鬼祟作派也就有出处了”雷捷轻嘘一口气,“也算又排除了一个”

    罗程没有立即接话,而是过了一会儿,才又问:“那个四号矿口怎么回事?曹优能不知道吗?”

    “是这样的,那个四号矿口与前三个虽在同一矿区,但中间隔了两道山梁,而且都是王铂龙亲信把持着,曹优只是偶尔到矿上,不知道也正常四号矿口是废弃矿,已经废弃好多年了,当初好像是因为安全防护不到位,死了不少人才关的在你到应急局之前,王铂龙申请开这个矿口,还专门做了安全防护,所以就通过了安监审查另外,除了前期用了优乌金资源和设备外,后期销售经营上完全自负盈亏,即使曹优知道了,王铂龙也能有些说辞”雷捷给出回复

    就在罗、雷探讨优乌金与王铂龙的时候,王铂龙却是一个头两个大,原因是曹优到了矿上,而且是不期而至,说来就来了,来了之后却又说偶尔路过

    现在这单位查那单位检的,你曹优又刚要过汇总报表,会是偶尔路过?这里就是一个大山沟,离着大路沿五六十公里,除了煤黑就是尘土,你没事拐进来干什么?反正王铂龙是不信

    那么曹优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听说了什么?现在真的是出去随便转转?

    如果他真的发现了,那么要摊牌吗?还是继续打马虎眼呢?能糊弄过去吗?可要是真摊牌的话,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自己可什么都没准备好呀

    但愿他仅是偶尔路过,仅是随便转转吧,能拖一天是一天

    正这时,怪异的铃音忽然响起

    这家伙也来捣乱王铂龙暗骂着,快步来在门口四下张望,然后返回原位,接通电话

    怪声立时响起:“剩下的货不要了,马上退款”

    王铂龙很是不解:“说好的月底前送完,货车全都找好了,货也立马齐备,你这又要退货,让我怎么办?”

    “我管你怎么办?”对方很是无礼

    “你这叫什么话?出尔反尔,言而无信”

    “是你言而无信,好不好?非要撕破脸吗?”

    “真会倒打一耙你倒是说说,我怎么……”

    “噔、噔”,

    听到脚步声响,王铂龙立时结束通话,顺势坐到椅子上

    “笃笃”,

    “吱扭”,

    曹优敲门之后,走了进来:“这天够热的,到处都是灰尘,直呛嗓子眼”

    王铂龙站起来,迎上前去:“还可以吧,冬天沙尘更大”

    “整天守在这地方,辛苦你了”曹优说着,坐到了椅子上

    “叮呤”,

    短促铃音响起

    王铂龙赶忙拿起手机,一条短信跳了出来:不要把老子逼急了,否则有你好看

    “老王,怎么了?没事吧?”曹优忽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王铂龙仓促应答着

    “叮呤”,又是一条短信:马上退款一小时内若是见不到退款,别怪老子不客气

    我曰你娘的八辈祖宗王铂龙暗骂着,顺势装上了手机

    就这样,手机一会儿一响,几分钟便一条短信,虽然王铂龙没再去看,但知道绝不是什么好话这么一来,搅得他是心神不宁,好几次与曹优的对答也是前言不搭后语

    应急综治局局长办公室里,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探讨,再没有新的内容可做交流,雷捷起身告辞

    正这时,孙兴力回来了

    “老雷,再等会儿”罗程抬手拦住雷捷

    孙兴力与雷捷打过招呼,取出包中文档递了过去:“局长,都出来了”

    罗程接过文件袋,抽出里面纸张,翻看起来然后又道:“东西呢?”

    “剩的都在这”孙兴力又取出一个袋子来

    看了看“浓缩版”取样袋,罗程让孙兴力先行离去了

    “老雷,看看这个”罗程递过了手中文档

    “什么玩意?”雷捷接过纸张,浏览起来,“化验单?煤块的?”

    “是,你再仔细瞅瞅,有什么发现?”罗程提示着

    “我再瞅瞅?”雷捷叨咕着,再次翻阅起来,“都差不多呀,哦,这个……五号样品含氨量大,比那几份样品高出起码一倍,是二、六号的两倍半呀,太高了吧这套报告中,也是五号样品氨含量超大,比那个五号还大一些呢什么情况?”

    “具体情形我也忘了,还是咱们一块揭开谜底吧”罗程说着,打开左侧抽屉,取出一页纸张来

    雷捷立时接过,在纸张上找寻起来:“五号,五号对应的是……优乌金矿业四号矿口?就是那个矿口?”

    罗程拿回纸张,认真看着自己手写内容:“没错,没错,果然是它当时取样回来的时候,为了保密,也为了避免先入为主,我才又重新进行了编号现在两套检验报告全是五号含氨量高,那绝对没错了”

    “如此说来,这个矿口不一般呀,看来我的观点还得修正了”雷捷盯着纸张若有所思

    “王铂龙仅是私自卖煤,仅是中饱私囊吗?”罗程跟着自语道

    “查,一定要查他个底掉,咱们下步可以这么做”雷捷拿过铅笔和空白纸张,写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