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证券网上开户

第 221 章 东方鹤出手
    要是再这么拖下去,廖莫星跟谭星悦肯定也会撑不住的

    苏寒心下快速思考着对策,一面想要压制住自己的冲动,一面又要让廖莫星跟谭星悦能够全身而退

    早知道这些人这般难缠,他就应该跟谭星悦二人分开行动

    本以为上一次的刺杀失败,已经让浮屠堂的人学会收敛了,谁曾想这么快就来了第二波人

    这么看来,对方一定是花了大价钱

    苏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中的逢魔战斗欲正当强烈,快速释放着血气,将离得最近的人全都死死包缠住

    血气可不同于灵力,它们更加的邪性,瞬间便可钻进对方的体内

    当然前提是它们听苏寒的话,能感应到苏寒的意愿

    灵兽在图腾之中扑腾着,想要出来助主人一臂之力,但是被主人的灵力压制着不能冲破结界

    这么珍贵的灵兽,苏寒可不想让它被东方鹤给盯上

    白泽后裔,这样的灵兽称得上是旷世稀有,旁的人不识货也就算了

    东方鹤可是出了名的学识渊博,上下五千年好多奇闻轶事也都阅览过,若是引起了东方鹤的注意

    那大黄的身份可就瞒不住了

    “啊!”

    谭星悦这时候被弯刀割破了手臂,幸好她躲得快,只是有了一点擦伤

    但尽管如此,还是有鲜血渗了出来

    这一仗未免打得太过憋屈了,苏寒看到谭星悦受伤,立即将其揽住,护在自己怀中

    “逢魔斩!”

    刹那间,逢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灵力和血气缠绕着增大了数倍,红色的剑气飞速崩裂

    原本追着谭星悦的那些蒙面人,此刻不得不往后退开

    尽管如此,还是被逢魔剑气震开十数步远,撞到墙上再狠狠地砸落于地面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苏寒抿着唇,怒目而对,谭星悦身上的伤口刺痛了他的心

    眼下,这些蒙面人都是冲着苏寒来的,但是却刺伤了谭星悦

    “你们都该死!”

    去他的隐藏实力,去他的东方鹤!苏寒处在爆发的边缘,手背上青筋暴起,逢魔剑气汹涌如同浪潮,以苏寒为中心朝四面弹出

    那些蒙面人便暂时无法近身

    就在此时,乌鸦煽动翅膀,飞到东方鹤的身边

    东方鹤正在窗边品茶,听见它传送来的消息,再挥一挥手,示意身后的侍卫:“去帮他,人暂时还不能死”

    “是!”

    总共二十人的侍卫队,整齐划一从客栈出发,很快便来到苏寒等人所在的地方

    浓重的血腥味铺面而来,侍卫队有几个人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但脚下速度不减,迅速将蒙面人包围

    浮屠堂的人才知道东方鹤在云水天,见东方鹤要保苏寒,面面相觑后便给彼此眼神,要从这里撤退

    暂时还没有跟东方家作对的理由

    要杀苏寒,未来还有很多机会,但若是得罪东方鹤,以后有事的时候可就不好办了

    这些死士聪明得很,一眼认出这些侍卫的佩剑,原本还跟苏寒等人纠缠不清的人,瞬间撤退了个干净

    “他们怎么会来?”

    谭星悦从苏寒怀中挣脱,对这些侍卫一样充满警惕

    “三位,我们公子有请”

    侍卫头头冷冰冰地说

    苏寒将逢魔收入剑鞘,血气也统统被收回,地上的两具尸体被雨水冲刷

    血液也快要被冲干净了,只余下空气里还有血腥味

    “不用担心”

    苏寒对谭星悦小声说了这句话,再仰头叫住廖莫星:“别跑了,趁现在人客客气气请我们过去,你最好听话点”

    果然,廖莫星在屋顶上,似乎是准备开溜

    听见苏寒的话,他回过头来,悻悻一笑:“苏师弟,你可真是了解我,哎,等我,我马上下来”

    三人被请到了客栈之中,浑身湿气,满是狼狈,但苏寒还是将背脊挺得笔直

    “先去换身衣服吧,事情我们稍后再议”

    东方鹤嘴角带着笑意,一直盯着苏寒和他身后的逢魔剑看

    方才见他功夫不俗,眼下对这个小伙子越发感兴趣

    比弟弟东方旭口中的描述,要优秀很多

    就连魔剑都能够驯服,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东方鹤更加坚定了要把人招揽到自己麾下的想法,殊不知,苏寒可不是他能够掌控的人

    被带往不同的房间,廖莫星这人变脸和换衣服都是家常便饭,是第一个换好衣服的,从窗户钻到苏寒的房间里

    “你说这个东方鹤到底什么意思?”

    廖莫星翘着二郎腿大咧咧坐在椅子上

    之前那把折扇被打湿了,他便没再要,而是换了一把画着仕女图的新扇子

    “想招揽我们呗”

    苏寒无所谓道

    他换上了东方鹤让人准备的新衣服,前襟处的绣花十分精致,暗纹也是由金线织成,一看便知道是上等料子

    大家族出来的人就是出手阔绰

    苏寒将衣服整理好,回头看廖莫星也穿得人模人样

    廖莫星脸上的伤口被之前的雨水冲刷发胀了,这会儿看上去发白,感觉有些奇怪

    “你脸上的伤,是真的划伤了,还是只是这张脸被废了?”

    苏寒实在忍不住问起来

    廖莫星得意一笑:“总算有你不知道的事情了吧,我的脸可不是那么好划伤的,但这条疤嘛,就得一直留着了”

    “怎么没把你真正的脸划伤?”

    “你盼我点好成么,都是朋友,别这么针对

    我看你那位小师姐才是,手臂被划了一道口子,这会儿估计正难受吧”

    “不需要你惦记”

    苏寒往屋外走,准备去看看谭星悦的状况

    而谭星悦换好衣服正在屋里坐着,一名医者在为她处理伤口,东方鹤也在

    “东方家主,非礼勿视的道理应该不用我教你吧”

    苏寒语气有些醋

    “苏寒……”谭星悦见苏寒态度不好,有些担心惹到东方鹤,便轻声提醒

    而苏寒不以为意,大步走进去,从东方鹤身边走过,挡在谭星悦面前:“师姐,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