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证券网上开户

《超品命师》正文 第302章 心都脏
    量天尺!

    苏晨第一次听到这名字的时候,还以为这尺子很霸气的可以量天之长,结果老头们却告诉自己,量天尺是除苍天之外可量万物

    这个量不是一般的丈量尺寸,而是带着审判之力

    “我告诉你,碰到拿量天尺的萧家人,你小子躲远点,不要让这尺子碰到你身子,尤其是不要碰到某个重要的部位,不然你那的尺寸就随人家报了,报多少你就会变成多少”

    这才是量天尺真正恐怖的地方,有点类似于言出法随的神通

    言出法随的神通最为众人所知道的就是封神演义中的申公豹了,那一句“道友请留步”不知道坑了多少人,只是这种言出法随属于较为低级的

    言出法随的神通很霸道,但要求也很高,一般都是要施法者实力达到一个恐怖的境界,并且要远远超过被施法者,至少那些老头告诉过苏晨,还没有见到过这个级别的强者

    量天尺,是言出法随的一种限制版,那就是要生效就必须要接触到身躯

    “久闻田家炼体之术,玄学界无人能出其右,今天正好见识一下”

    听到萧逸这话,苏晨在心里默默翻了一个白眼,这是在给自己挖坑啊,如果自己不是知道量天尺的作用,差点就以为对方是真的想要见识一下田家的炼体之术有多厉害了

    “这货不会是从见到我那一刻起就开始给我挖坑了吧”

    苏晨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因为这萧逸从一开始,先用雷霆手段处罚了萧文龙,紧接着又找上自己,言语霸道,给人一种大大方方光明磊落的形象

    量天尺需要和对手身体接触才能有效,又说要见识下自己的炼体之术,这不就是逼着自己用**和他对战吗?

    “你想见识一下也可以,你我双方舍弃所有武器,就看看谁的身躯更强”苏晨也是一脸认真的样子回应道

    萧逸听到苏晨这话皱了皱眉头,道:“那不一样,你们喜神一脉,身躯是你们最强大的武器,就如这尺子是我最强大的武器一样,我要是舍弃的这尺子,岂不是不公?”

    “不公?你不是口出狂言要十招之内击败我,那肯定是有自信不用武器也可以碾压我,怎么这时候要讲究公平了?”苏晨反问

    “那你还狂妄自大的说三招就可以击败我,你怎么还怕我动武器?”

    萧逸的反问让得苏晨无语,两人毫不掩饰对对方的鄙视和不屑,选择性的忘记自己先前说的狂妄的话

    对于苏晨来说,他先前会说三招击败萧逸这样的狂话出来,这是被萧逸给刺激的,也是田老头给教的

    玄学界的对战,田老头分为两种,一种是碾压形式的,就是双方实力差距很大,一般这种局面什么话都不用说直接动手就行了

    另外一种就是双方都不清楚对方的底细,也不确定自己就一定可以取胜,这个时候可以打打嘴仗,尤其是如果都是年轻天才的情况下

    “年轻人嘛都是很狂的,他狂那你就比他狂,反正最终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场面上也不能吃亏,至于说出的狂话没有做到无所谓,只要你赢了,那就不会有人说你”

    “哪怕你叫嚣着一招就击败他,结果却是拼了个筋疲力尽才击败,观战的人也都不会嘲讽你,不会觉得你狂妄,只会是觉得对手的强大超乎了你的预料,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击败对手,这些人只会震惊于你的实力的强大”

    苏晨听着田老头的话,仔细一想还真是那么个道理,这就像他看到的许多玄幻小说一样,主角是匹黑马参加某某擂台赛,一路黑到了底

    可即便这样,每次都有人嘲讽主角,狂妄自大说几招就可以把主角给击败,可最后都被主角给打败,等到了最后一关的时候依然是这样的剧情,最后呢,一场血腥的大战,主角终于是拿下了第一

    但没有人会去嘲笑第二名,只会感慨主角太强大了,要不是遇到了主角,第二名就是第一名了

    说大话输了都不会被嘲讽,那说大话赢了自然就不会

    这就是苏晨先前放狂话的原因,苏晨看着萧逸,他估计眼前这家伙应该也和自己想的差不多,当然,这家伙还特意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气氛,一度很尴尬

    苏晨和萧逸两个人都没有率先出手,半响后,萧逸撇了撇嘴说道:“算了,跟你打没劲,我家老头果然说的没错,你这人可没有田家人那种实诚莽劲”

    听着萧逸的话,苏晨很想问一句,田家人什么时候真的实诚过了,谁给你们的这种错觉?

    “你说的老头子是?”

    “我是萧家少族长,你觉得这老头子能是谁,行了,跟我走一趟吧”

    萧家族长要见自己,这是苏晨没有想到的,他自认他和萧家没有任何的交集,可眼前这家伙不可能拿这事情来撒谎的

    “我能拒绝吗?”

    “你要是觉得拒绝了我家老头子,你还能走的出西南,那你就可以拒绝,除非你们道盟那位猛的一批的盟主亲自来西南带你走”

    萧逸的话让苏晨无语,道盟盟主这一次会出手,是因为许多人觉得盟主其实只是十七品的实力,却没有想到盟主可以击退六位十八品强者

    这个境界的强者,已经是不可能再随意出手了,更不可能随意走动,否则各个门派的老古董都坐不住出来走动走动,那玄学界就乱套了

    盟主这次出手,还可以说是展露一下自己的实力,昭告玄学界所有人他目前的境界,但一次也就够了,再来一次就过火了

    这就跟核武器是一样的道理,第一次研发出来的时候,为了让别人知道,可以轰出去一个,但第二个就不行了,那就是挑起真正的战争了

    “行吧”

    既然拒绝不了,苏晨也只能是接受了,跟着萧逸两人又回到了村子

    齐泰和萧家的几位老者此刻也都是在等待着,当看到苏晨和萧逸全都完好无损的回来,这几位表情都变得有些怪异

    他们想过这场决斗双方可能是谁也击败不了谁,但那肯定是在经历过一场惨烈大战的结果,身上多少都得挂彩,可眼下这两位,衣服都没有一点破损,根本就不像是战斗过的人

    不过苏晨和萧逸两个人都阴沉着脸,这让齐泰和萧家这几位老者也都不敢开口询问,只能是在心里猜测着各种可能

    苏晨和萧逸两个人更不会主动开口说战斗的情况,只是阴沉着脸处理完村里的事情,而后苏晨便是跟着萧逸前往萧家

    天府!

    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有着众多的网红旅游景点,吸引无数人前来旅游打卡,但对于玄学界人来说,到了天府却得小心行事,因为这座城市是萧家说了算

    苏晨跟着萧逸进了城,车子绕了一圈最后行驶进入了老城区,到最后来到了老城区最深处,到了萧家大院门口

    永镇西南!

    看着院子大门上挂着的这块牌匾,苏晨只感觉到一股压力袭来,以他现在的境界,仅仅是这四个字就能够给他带来压力,可想而知这写字之人的境界得有多高

    最关键的是,除了压力之外,看着这牌匾,他竟然有一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这牌匾可不是我们家的人写的,这是当年西南数万民众找的一位先生写的,以此来感激我萧家守护这一方土地,守护他们的安危”

    萧逸看到苏晨看牌匾,停下脚步解释了一句

    听到萧逸的解释,苏晨脸上有着动容之色,数万民众自发请愿写的这字,那这四个字便是汇聚了这数万民众的信仰,怪不得自己会有想要膜拜的冲动

    “看来你们萧家在当地很得民心啊”

    “现在还好,以前西南地区民众遇到事情,都是我萧家子弟出手,川蜀之地多山川河流,阴邪之物自然也就不少,我萧家镇守西南千年,这些阴邪之物见到我萧家子弟都要退避三舍”

    苏晨点了点头,萧家在西南称王,但同样也尽到了镇守西南的责任,没有萧家的话,以西南这地貌情况,阴灵精怪早就肆虐了

    迈入大门,穿过回廊,最后苏晨跟着萧逸出现在了萧家大院前面的会客厅

    整个萧家大院的人并不多,至少苏晨这一路没有遇到几个,萧家族人数万,但真正有资格住进这大院的却没有多少

    而且以萧家的实力和在西南的地位,也没有人敢到这里来闹事,所以萧家大院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

    “去喊老头子出来吧”

    萧逸给着身后老者吩咐了一声,自顾在大厅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很是没有形象的翘起了二郎腿

    老者见到这一幕也不惊讶,显然对于他们这位少族长的性子也是了解的,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见了

    苏晨也没客气,在客椅上坐了下来,没一会,后面偏厅传来了脚步声,一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男子相貌一般,属于那种丢在人群中便是泯为众人的那种

    “这就是萧家这一代的族长?”

    没有一点霸气,连个强者的气质都没有,苏晨实在是无法相信,这位就是震慑整个西南的西南王萧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