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证券网上开户

《九魂主宰》正文 我六百四十八章 我回来了
    “你的女儿就不必了!”唐雷立即谢绝了牛魔战将的好意,随后讲道:“你们在此等我几天,我出去办些事情,很快就会回来!”

    “是,大人有事尽管去忙,我们一定在此地恭候!”牛魔战将卑躬屈膝的,哪敢有半点的怨言g

    “小黑,我们走了!”唐雷喊了一声后,便和郑乐一起离开了

    “公主,这个野人他……”唐雷走了之后,牛魔战将又不禁打听起了唐雷的底细

    “他不是什么野人,而是最优秀的人类!”酱摇了摇头,不愿意多说她与唐雷的往事,毕竟两人间曾经的初始,根本就说不出口好不好?

    “公主,以后有事你尽管吩咐,老牛我定竭尽全力!”牛魔战将接着等若是站到了酱的这一队中,这在以往来说,根本就不可能

    很明显的,因为唐雷这个强大的存在,改变了牛魔战将中立的态度,而看他如此,孙也心动了

    “酱,以后有需要哥哥帮忙的,你差人知会一声就行!”孙随之也表达了他的善意

    “谢谢!”酱看似表达了感谢,其实她的心中,最感激的还是唐雷,她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唐雷的关系,所以她才取得了如此的地位

    太祥山外,身为将军的岳景耀一走就是近月时间,这令凤安安她们,不时的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唐雷!

    唐雷,他如今还是逆舞身边的一个罪人,他被凤安安她们频频的盯着,逆舞不由产生了极大的醋意

    这些女人,明明都是岳景耀的女人了,即便他们以前与唐雷间有过恋情,但你们已经分手了,那就不要再纠缠了好不好?

    真的是,岳景耀才走几天呢,你们就又惦记我的唐雷,难道你们这些女人,就是那么离不开男人吗?

    时不时的出言讥讽几句,这令风安安她们想询问一下的心思也打消了,看着唐雷还算平安的,她们也只有默默的等待了起来

    “我回来了!”这天,一声爽朗的喊声忽然震响了整个军团,正是岳景耀那带着磁性的浑厚嗓音

    总算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你的那些女人们,非得给你戴绿帽子不可,逆舞愤愤的想着,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好弟弟回来了,我得老实点了!”岳青青泯着嘴的,也不由装得一本正经起来

    原来,这岳青青狗改不了吃屎的,这下面被锁了,赫然也没有完全闲下来,只不过她这些天做事,相对来说隐蔽了许多,除了当事人,没人发现!

    夜深人静之时,岳青青这样的大美女钻入男人的背窝中,恐怕没有人会拒绝吧?

    还好,如今的荣耀军团不用出征打仗,要不然的话,这一打仗,其中有许多人软脚虾的状态,绝对会露馅的

    “将军……”一声声娇喊回应,凤安安她们一个个的,全都欣喜的迎了出来

    “不好意思,遇到一点事情,耽搁了一些时间,你们等急了吧?”唐雷接着上前解释了起来

    “是啊,她们等得可急了,这看谁都像你呢!”逆舞在远处突然讥讽了一句

    “噢,我也在心中时常的念起你们呢!”唐雷听了之后,仿佛不知其中深意般,反而还笑了起来

    “你这个呆瓜,早晚被女人骗了!”逆舞恨恨的,也不好直接说明了,毕竟她们也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事情来

    “将军,你让我们等这么久,你得补偿我们!”凤安安她们娇怨着,皆都是忍不住了

    众女都是青春岁月,正是需要时常慰籍的年龄,这一个月时间对她们来说,也是很久了

    “好,好,我这就去补偿你们!”唐雷说着,拉着众女便回到了营帐之中

    此时,魏大胖与江晴不好意思的,也已经离开了,唯独剩下了郑乐这么一个新人,没有及时退走!

    “看来,我们的乐乐已经惨遭了你的毒手,对吗?”萧晨曦她们自然明白郑乐留下来的意义

    “嘿嘿,不要这么说,大家同乐嘛!”唐雷坏笑一声后,一场别开生面的大戏,隆重上演

    帐外山上,江晴默默的看着营帐发呆,一时间心绪特别的复杂!

    “江晴,你当年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为什么你一直不肯向他解释?”魏大胖有些看不过去

    “不管如何,伤害他是我造成的事实,我必须承担这个后果!”江晴摇了摇头,反而有些庆幸的讲道:“其实能够留在他身边,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哎,真搞不懂你们!”魏大胖叹息了一声,随后便也走开了

    另一边,逆舞也在看着这边的,颇有怨言:“这家伙刚一回来就花天酒地的,哪还有一点将军的样子!”

    “小舞,人家小别胜新婚的,我们应当理解才是!”唐雷在旁边好言相劝

    “我理解他,可谁又能够理解我?”逆舞禁不住怨瞪了一眼,这么多天了,她除了那一次,就再也没有跟唐雷好过

    虽然说没有申请,虽然说为了保持在倪无恙面前的优越感,但逆舞也是人,她也有七情六欲的好不好?

    “小舞,要不我明天去申请一下?”唐雷明显也看出来了一些什么

    “不要!”逆舞却是马上就又拒绝了,她其实更想的,那就是唐雷不申请而要了她,这每一回都要去申请,搞得她很没有心情好不好?

    自己的事情,自己却不能做主,逆舞拿目光打量着唐雷,严重怀疑他男人的尊严何在!

    “噢!”唐雷应了一声,目光有些躲闪,他倒是想要了逆舞,可没有那东西,本体不批准,他也成不了事啊!

    “唐雷!”逆舞气得,禁不住上前狠狠的捏起了他,满肚子牢骚“我们又不是畜生,为什么非要跟他申请?我可是你的女人,这不至于每回被你那个,都要让别的男人批准吧?”

    “这……”唐雷哑口无言,这件事情说起来的确让人难以接受了一些,但事实的情况,却是无法改变!

    “唐雷,你就不能……”逆舞想要让唐雷男人一回,她不想让别的男人知道,她要被那个了

    “我不能!”唐雷却是断然拒绝了逆舞的,有些心虚的解释道:“我眼下一个罪人之身,绝对不能够再犯错了!”

    好吧,罪人之身倒成唐雷分身无能的掩护盾,这一点本体怕是都没有想到吧!